废柴青予

无力无名

韩张恋爱二十条

#lof上的长期失踪人口 淡全职圈很久了
#这里青予 一条喜欢自娱自乐的咸鱼
#很久不看全职文了如果撞梗算我的锅
#好宝宝不开车

1.是新杰先看上老韩的

2.不过没有被老韩发现

3.第五赛季末正式在一起

4.老韩的方式很简单粗暴

5.新杰习惯叫老韩队长

6.不过私下里会叫文清

7.才不会出现老公这种奇奇怪怪的东西

8.但或许只是因为没被我们听见过而已

9.新杰可以很贤妻良母(?)

10.老韩也是会做饭抹地洗衣服的

11.其实新杰在有些时候并没有那么强迫症

12.比如晚上准点睡觉的习惯是可以通融的

13.冬天的时候新杰的手会很凉

14.所以总被抓住丢在队长的口袋里

15.老韩从一个很直的猛男变成一个不很直的猛男

16.霸图的宿舍隔音很好(!)

17.夏天会在海边租度假小屋

18.以朋友的身份互相见过家长

19.没有公开回应过关系但圈内人大多知道

20.难道正副队长的cp不是天理吗?

在这里表白清和润夏太太。

地平线下篇幅很长、只片面的关注到一点点皮毛。余下的话以后慢慢说。一定有时日给我。

入楼诚坑不很久,才开始追太太的文。说实话最先关注到时间。每天一篇、几乎不断。都是夜里两点多的更新。太太也是辛苦,但既然好而为之、乐而为之,也不会厌倦吧。

评论区很感人,长评多,而且言语也动听。都能好好的讲话,有些小动容、思索和不禁的一笑。文字带来了好多。

相信有很多人只是默默小红心,在下也是。没有留下痕迹。但是这是我们共同的感动、不变的楼诚。

设定好棒,不跳脱,人物太到位,而且,还能看见作者想传达、或者我们自己揣摩的东西。超过了品俗。私以为这应该才是同人文应有的样子。【一言不合就开车的实在?

太太文字功底很好,把历史放了进去,不唐突、不枯乏,反而好看。让人饶有兴味的食物,总是好的。

不忍心草草看完,慢慢放着、好好看。脱离了大家的时间线,没关系吧。一千个粉眼里有一千个楼诚的模样【雾

有些文字能读到实属幸事、有的太太能遇见也是莫大的欣慰。

私心的几句碎语。太太看不见也无妨。多半是自说自话了。作为半个圈外人,总之只是一个人默默欢喜悲恸。也好。

也看过不少的撕,二次三次的纠结。很烦这些。清净的地方不多,文字的世界当中是一个。

所以我想呀,如果每个人都保持好自己的本分,有所爱、有所分明。该多幸福。

最后、能有一天,给自己喜欢的太太写一些话,实在是、太好了。

以后还会继续。坚持我自己筑成的、不受打扰、自娱的小天地。

爱楼诚。还有太太。

@清和润夏 

【邦信史向】长怀

前文见tag长怀、这篇会一直更下去{又是flag。。

【3】
如此下去,他自然会走的,不发一言、去觅他的天涯。
我在君主面前为他美言不少,再三的明说暗喻,却敲不开君主紧闭的眉目与心。
到了南郑时候,一路上将领也跑了不少,我也无心一一留了。乱世之中,各有所归。
而重言、也趁乱不知何处了。
是不得不去追了。天色已晚、月光迷离,旷野的长路浩浩,我找了一匹不知是千里或者百里的马,急急的上了路。
远远望见了他,一人踽踽、行的也很慢。
我知道他是不想走的,他亦知道我是想留的。
月下、归人、漫漫山河。
我总要带他回来,有些地方,在很久以后,会被称为家。
他的归属。

【4】
我不太愿意和君王争执,这本有忤逆之嫌,而且他脾性又不好,三句话不知听进了一二。
他看见我回来,自然免不了怒的,有有点喜,拉着我的手上了朝堂,连胜呼着“丞相”。
——若所追者谁何?
——韩信也。
——诸将亡者以十数,公无所追;追信、诈也。
——诸将易得耳。至如信者,国士无双。
我要他,做我们的将军。
择良日,斋戒,设坛场,具礼。繁复的礼节,这是我要求。却像是婚娉了,我内心有些想笑。
这下,重言便不会走了。甚好。

【邦信史向】长怀

这篇应该会更很久。尽量不弃坑、自娱自乐产物。


【0】
我想,如果当年的楚霸王再年长一些,消磨去少年意气、或者稍稍留意过自己的麾下,加以挽留,重言他的人生便与君主无甚瓜葛了。
即使折了一位安天下、坐江山的良将,哪怕结局是落败,全无我的用武之地,对于他,也是好的。
换一个地方、半生荣华显赫,再数世子嗣,享宗祠香火的大将军,总比死在那不可谓兵刃的竹刀之下要强。
长乐宫钟室里汨汨的血影、仍清晰的浮现眼前。
可是,重言若再有一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遇见滕公,遇见我,遇见君主,他定是不悔的。
我知道韩将军永不会背离我们,就算是死。


【1】
初识重言,他还是罪人之身,理当斩首。可是他让人看出来不同,与同行伍夫的不同。
“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字字铿锵,不似亡命,却可比将军。
有的人生来便是匹夫,而有的,在经历过匹夫的人生后,可有作为。
滕公是免了他的罪,还赐了个小官,算是随意打发了他。但我却从他坚决似弓的眉目中,隐约望见了筹谋中的大业。
他仍然做着无名的官儿,终日闲散着,到像是修仙去了。他一直敛住眉眼里的星光。
我决定留他,虽然他出身低微,刚从项籍手下叛离、履历不算光辉,虽然他无所事事的做着安排的小官吏、了无施展宏图大志之像。
我明白,隐忍很久的鸟,虽无飞,飞必冲天。


【2】
那一日去见汉王,君主早已练就了喜怒不于颜表的权宜,我很难看清他复杂的心思。
而重言,他的眼睛却不会骗人。
投向君主的目光里,难掩惊异与炽热,火焰的颜色与温度。他跻身于一群行将效命于君主的仕人之中,可以让人一眼看出来。
一种与生俱来的光芒。
我露出了欣慰而欢喜的笑意,目光流连在他束起的长发、挺拔的背脊。栋梁之相。
“丞相,汉王他定当可以一统江山!”
那几日我们熟识很多,常一起闲话这世间战乱,还有身边的人。重言他平日少有激动的神色,那时却紧紧握住我的手,发号呼令一样的,许下社稷之约。
到底是同道人。


TBC

【邦信】预告

一直想做一个史向邦信XD

以萧何的人称来写、掺一丢丢的主观感觉 尽量真实

不乱发糖乱撒刀子

就当是自娱自乐来科普吖~

最近沉迷农药但是!更爱邦信

所以每天都会更的【乖巧脸😊

有人想看吗在这里留一下爪子(⁎⁍̴̛ᴗ⁍̴̛⁎)

名字暂定叫做《长怀》吧 私心打个tag

超级萌~【算了还是亮瑜合我心doge

小票风:

大家七夕节快乐!!!!
画了嘟嘟和小乔的恩爱照片
p2是没追到人又无法出场的充满怨念的军师大人(doge脸)(亮瑜私心)

帅~(((o(*゚▽゚*)o)))

诫临:

军营黑恶(喝咖啡)势力登场


一个满脑子想着怎么干对面一炮的指挥官和一个满脑子想着怎么干指挥官一炮的上将(x)

画到后面实在不想画了就随便糊弄了两下……我的色感已经死到太平洋了(躺)

抱图请随意,谢谢大家喜欢了么么哒,就不一一回复啦,爱你们(比哈特)

【手绘手机壳】

纠结在国画的墨汁上 不敢碰水

还有极其粉嫩的小花

这样的壳用着很喜欢🌸

好喜欢、这样的再次相遇

叶尚黎:

如果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梦该有多好。

一个小脑洞吧,就画出来了。
画的不太好见谅。